缺德邻居损人利己,一朝上庭罚金创纪录
发布时间: 2019-04-01 12:46:27
浏览次数: 437

任何一个社会治理成本最低的方法是靠道德约束,诉诸法律的成本是高昂的。今天的案例就是在邻里关系中其中一方利令智昏,损人利己十余载,最终走到被法律制裁的下场。

在多伦多市郊的两个相邻农场,维尼和白迪分别是两个农场的主人。维尼的农场地势低一些,白迪的农场一角有三条小溪流过,在每年的丰水期,维尼的农场临近白迪的一侧会变得潮湿,但不会变成沼泽。这些多余的地表水最后流入两个农场南侧的排水沟,在排水沟的南侧是一条车道,有时排水量大的时候,多余的水会漫过这条车道排出去。

白迪在接手这个农场后,想要改变自家农场地表水流过的情况。首先白迪运了上千卡车的土把自家的农场地势垫高,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原本流经白迪农场的水直接流进了维尼的农场,准确地说是冲进了维尼的农场,因为地势的改变加大了流水的速度。白迪运土的卡车使用是上面提到的车道,因为丰水期时车道上会积水,白迪干脆用土把车道也垫高了。维尼农场的排水通道仅剩下原来的排水沟,根本不能应付这么多水。水冲垮了维尼农场的养鸡棚,部分耕地不能再耕作。这一过程持续十余载,最终白迪被告上法院。

由于整个案件发生的时间前后有十四年,庭审持续了若干天。基于原告提供的照片,证言及相关专家意见,法官认定以下事实:白迪垫高自家农和车道地势,导致维尼农场被淹,部分耕地不能耕作,鸡舍被冲毁。

白迪被控妨碍他人使用物业;过失侵权导致邻居物业受损;非正常使用物业导致他人利益受到伤害。

法庭判决,白迪负责恢复农场原貌,支付维尼农场一切修复费用,支付庭审费用。各项费用罚金和律师费,白迪需要支付九十九万。这个数字创下了安省邻里纠纷法律费用的记录。

收藏

相关文章:

发表评论